森森琳🎋

傻蛋一个。

  中午午睡梦到双杰一起狩猎,好孩子要放我开膛手不然他放,好孩子就一直絮叨着烦他,然后他就被开膛手拉走直接按在湖景村的木墙上操哭了。

  「继续说,继续说?嗯?」大概有句话是这个意思,忘了。

  我靠。哭乐。

【第五人格/双杰】沾染。

和她 @樱井莉香 联的车,但是越写越不爽。(゜-゜)不过不爽没关系,我在脑子里爽了就行了。

是「弄脏自己的物品」本来想单纯写肉体方面的...结果最后反而在精神更多点.....

为什么这种很一般般的程度都会被屏蔽(怀疑人生)

依旧祝阅读愉快!

  来鸭,来互相伤害趴

「童话改编/佣杰」爱丽丝漫游仙境 Ⅰ

 
♬是童话改编。

♬阅读愉快鸭

♬注:奈布在后面,出来比较晚。


  「那里有只兔子。」


  杰克悄声对着身边的女仆说着。今天他可算主角之一,一切行为都可能被人收入眼中。在这父亲举行婚礼的时间被这些东西所吸引目光可不好。所以女仆只草草略过一眼就拍拍自己小主人的肩膀示意他专心一点。

  杰克听话的遵循了那善意的建议,可他的心思却完全不在那上面。眼神第一次见面的后母身上打了个转,又开始紧盯着那只兔子。


  它的毛泽在这般的好天气看起来好似染上一层金粉,如果说是哪位夫人带来的还可以解释它那值得考究一番的服饰,可它的爪子里竟然抓着一部迷你相机。


  它走到一丛蔷薇花下乘凉把那相机放在腿旁,那作态好像一个老爷爷闪着了腰把拿不动的东西放在一旁歇息。咔嚓一声在杰克脑海里怦然炸开,他往四下看了看,发现只有自己正在注视着这只特别的动物。

  等下.....刚刚那兔子是对我笑了吗......用那张三瓣嘴绽开了一个笑脸?我是不是.....有幻觉了.......

  他咽了口口水,目光依旧紧盯着那兔子,它歇息够了,无意间把燕尾服外套中的怀表拿出瞥了一眼,结果却直接吓得跳了起来。

  杰克敢向自己的教父先生发誓他这次绝对没看错。


  兔子当即就匆忙跑开,又忘了自己的东西连忙返回。它夹着自己的相机,一只爪子按着帽檐为了不让它被某些修剪不到位的蔷薇刺钩跑,空下来的爪子抓着怀表,它跑的越来越快,越来越远。杰克看着兔子从远至近又逐渐跑远,一点一点,清晰的影子因为它飞快的速度和急忙的动作而模糊。它越过花丛,跳下台阶。就算隔着七八英尺的距离杰克也都能听到它在口中一直絮絮叨叨的迟到了迟到了。


  嘿!你要去哪里?!回来,等等,等等!

  他当然舍不得这宝贵的难得一遇的奇妙生物。谁知道今天过后他那无趣的沉闷至极的生活中还能不能再见到一次这般的奇景!


  “哦,少爷.....您又有什么事吗,大家都在看着你呢.....少爷......少爷....?!”


  杰克听不到那些声音,看不到那些眼神,他推开女仆阻拦的手,他在众人的疑惑中和那只兔子一样从这沉闷的宴会中赶忙退席。

  兔子,兔子,兔子。他心里眼里全被这生物遮住。

  它从哪里了来,它将要到哪里,它将要回到哪里,它能带我去哪里......?


 
  他跟着那兔子出了花园,出了那漫长的走廊,出了空无一人的庭院。小皮鞋啪嗒啪嗒敲击在瓷砖上,而且还不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在这场被杰克暂时称为追逐的过程中那微小的背影拔长又挺直,被他称为镀了一层金边般的兔毛伸长伸长,那兔子竟然变成了一个有着一头奶白金色头发的青年。他跑的更快了,也更慌张了。额角的汗水被他用手帕擦去,直接随便的塞进口袋里。

  “完了完了......女王的茶会.....女王的茶会....迟到了......迟到了.....”

  哇哦–––

  这魔幻的场景彻彻底底背叛了杰克的所信所学。他所被教授的,所被学习的,所应存在的恐惧感,在此刻它们全被锁在枷锁中。这背后所包含的危险和无限的未知。让人不得不向往期待。

 
 
  杰克体质算不上好,仅是在这烈日下晒着就已经够难受,更何况陪着跑了这么一大段路,呼哧呼哧喘的够呛。

  往后面去就是这片树林最为曲折迷惑的路径,他咬牙,奋力伸手想拽住那兔子青年的袖角,却直接扑了个空滚进了那足足有半人的榕树洞里。

  Oh my god......please,please,don't.....don't........no!!!!!!


   “Aaaaaa–––!!!”



  事实证明,上帝先生也不总是特别准时且管用的,即使每天不胜其烦的诵读圣经。


  从草丛中爬出的杰克揉着微肿的半边脸想,他带了一身的树叶,有的还窜进了他的衬衣里,带来令人烦恼的瘙痒。那只兔子已经不知所踪,入口竟也和从未出现过般的消失了。
 

   真奇怪......


  重新扣好扣子抬起头来,却发现眼前的路和刚刚第一眼看到时完全换了个样。杰克在口袋里搜寻半天,也只找到一些甜腻极了的糖果。


  好吧。杰克把口袋内衬塞回去,正欲往前走,刻意哑着腔调的声音却凭空出现。

  “你是兔子又拐进来另一个?”猝然吹到耳边的温热气息令他猛打一个颤,连忙退到一旁却发现这寂静森林中陪着他的只有不时划过的古怪叫声。


  他心头发勃,但或许只有走出这森林说不定才能早早摆脱这份诡异,于是他只有推着树枝又踏进一片泥泞中,但头却不时的转过去,生怕再碰到那隐形的怪物。


  他快要衰竭的可怜心脏可实在受不起下一步的惊吓了。


  然而在他转过脸就看到一张放大到极致的夸张咧着嘴角的猫脸。那猫的气息打在自己脸上,口水滴答在他衣服上的声音不能再过清晰了。


“hello,bautifull boy.”


  那猫头这样开口了。

  oh,god,I'm coming.杰克翻了个白眼,昏了过去。

  自己做的图hhh吃我美人(绅士)组安利鸭。

【第五人格/双杰】臣服。

♪是好孩子视角。

♪注:此为同化,好孩子在诱骗过后遵从了内心的嗜血感。

 


  我从不信神。


  神是,高洁的,无上的,来带给世人星星点点的荣耀与光明。他用那赤裸而又毫不羞耻的身体触碰了他爱的人民和爱他的人民,这幸运便让人浑身贯通。

  而我则是躲在蔷薇花后伺机窥探这片刻光明的小偷,我妄图爱戴他,我妄图这洁白能在何时降临在我的身上。


  可我却忘了,我本就是深渊。纵使有那纯洁也只会被我吞没。



  毫无期望,也就无所谓信与不信之说。


  那蔷薇花给与偷窥者惩罚,花刺刺伤我的手臂,我不觉痛,更不觉血腥,从我干涸的眼眶,沙哑的呻吟的传出处,那花刺划开的地方涌出的皆是乌黑的液体。

 

  「aha——」



  我即是淤泥。



  从背后突然伸出来的双手在我脸颊上停留,轻抚我的动作那样温柔,我却因为这而战栗颤抖,晶莹的液体从乌黑蔓延的地方啪嗒落在那手臂上。却把那手臂染的同我身上所沾染的液体一个模样。


  他从背后抱住我,亲吻我的后颈,我的耳背,解开我的领带在肩膀处狠狠咬下。我的反抗促成他实施下一步的理由。我们相拥,相融,我好像这时才发现我同他,本就是一体。


  我顺承着他的动作,听着我的先生在耳边的话语,我从未觉得语言竟能如此动听,我听到他,我抚摸自己,我朝镜中的他攀爬过去........



  「No... No... Dear god... Please... Please help me...」



  无谓的呼唤。


  手起刀落,美丽的蔷薇花如此便凋零。她为自己的生命咏上了最后一曲。而我们则是为她送上华美饰品物的闭幕人,为她的遗容装饰。


  我遵从我的「神」的使唤,取下那颗最饱满最富有光泽的红宝石,虔诚的献给我的先生。



  「Oh......my good boy.」



  我不信神,只因恶魔皆在我心。

 

需要用相机才能得到灵魂的恶魔约瑟夫x小少爷杰克。

  今天的约瑟夫先生也在很努力的骗人上当呢。(。・∀・)

  双杰怎么那么好吃,社保。

  坏孩子把相对在他面前软一些的好孩子☀到哭的抽抽噎噎喘不上气。因为和自己身体相同,所以敏感点什么的也无敌清楚,看似随便一摸其实直接就能找到那个让他求饶的点,我靠疯了,他俩也太棒了吧。

  我想写呜呜呜,为什么我文笔那么垃圾啊,哭乐。

▲置顶

   您好,这里森森琳。

主混的圈  漫威 神夏 第五 凹凸 黑塔 王者(说这个其实就是想找人一起混圈一起玩xx)

第五游戏名 加我看佣杰上床 (没错就是这么靓!)

主萌  缺老师所有相关 杰相关 耀相关(不排斥吃他们攻,但不怎么萌)

  这位是我大宝贝xx 都不许欺负她!! @大风吹的柠檬渣

长期扩列,长期求对戏。(莫里亚蒂 右位杰 冷淡风老王,汉子气玛尔塔)

【第五人格乙女心】同「开膛手」“先生”的共舞。


▲杰克不是两个人,是双重人格x

▲进入庄园前的贵族设定!

▲关注的乙女写手一百年后终于更新了x(不你)

▲和那篇双杰没有关联。会有后续的♡(*´âˆ€ï½€)人(´âˆ€ï½€*)♡

▲祝您阅读愉快!

  奢靡的舞会。

  女人挺拔的胸脯,沾满宝石的裙子,以及充满了让人喘不过气的浓重香水。女孩子们勒紧了腰肢,妄想套上更加华丽的舞裙让自己能在舞会上吸引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然后像一只有无数条尾巴的狐狸那样从男士们那得来玫瑰花。

  羽扇掩映下,你轻笑起来,为了这场你已经厌恶至极的无聊舞会。在父亲的陪伴下被一一介绍给他的好友后,你借口找到了自己的好友,便提着裙摆离开了人群的中心。

  终于能消停会了。

  掀开厚重的帷幔,你忍不住想快点摆脱着沉重的气氛,然而在匆忙推开通向阳台那扇门后才发现原来这里已经有人了。

  你以为对方在等人,道了声抱歉,便要退出去。却不料这位先生笑着向你发出邀请。

  “为何不一同度过这无聊的夜晚呢,小姐?”

  你本想回去,可看了看身后那些所谓的名媛绅士们已经开始跳舞了。而那位之前握着你的手不松,被人们暗地里讨论荒淫无度的油光满面的老绅士正在独自一人。回去的话说不定就要和他一起共舞,你也只好迈开步伐朝护栏走去。

  皎洁的白月光下,那些透露着上等人腐烂味道的东西让人感觉远远的,细微的虫鸣在这里听的却反而格外清晰。让人忍不住联想到莎士比亚的仲夏夜里的场景。可这其中却不如那剧里的那样甜蜜,掺杂了几分不可明说的尴尬。

  你用余光瞥了眼那位一直看起来别有心事沉默不言的先生,还是决定打破这份安静。

  “您既然不喜欢热闹,为何又来到这里呢。”凭他那衣服的质地,以及那浑然天成的气派,就可以断定这位先生和自己不同,自己是被父亲强行拉来的,而以他的身份,显然可以轻而易举推辞掉这场舞会。

  然而面前人却苦笑一声,摇了摇头,看着你说“是“他“让我来的。”

  是.....有不得不见的人吗?那我是不是坏事了......人家说不定就是客套一声我却误以为是邀请,然后耽误了人家.......你感觉面上一热,自己实在太过自作多情,万般后悔自己走进这里的无礼行为。

  “并不哦,小姐,”似乎看出你的顾虑,他抬起你搭在栏杆上的手,轻吻了一下。在金丝边眼镜下的猩红眼睛看起来好像聚满了深情“因为您的原因,我现在内心反而更加平静了。”

  真正意义上的平静。

  起码暂时的没有那些胡乱想法来迷惑我的耳朵。

  或许只是为这过于美好的月光,这再平常不过的动作也让你慌了神,看到对方专注的眼神时忍不住微微移开视线。

  上帝呀.....这位先生的眼睛可真迷人,让人觉得多看几眼就要永远沉迷在里面一样。咬了咬唇角,你还是决定询问这位先生的姓名,以防让自己错过这心动之人。

  “先生....可否告诉我您的名字,虽然这有些突兀......”

  “杰克,小姐。”



  在这场舞会结束后你从父亲口中打听到了这位先生的事,正纠结着究竟要不要违背多年所学的淑女礼仪主动追求时却收到了杰克寄来的第一封信。

  后来两人便如同多年好友般频繁写起信来。父亲知道后也没有阻止你,反而鼓励你多和那位年轻的公爵先生多接触接触,毕竟杰克家族的产业也实在诱人,比起那些暗地里品行不端的糟老头子要好的太多。

  「贵安,这几天如何呢小姐,我........」
   

  你从父亲手中接过信件,即使是在父亲的注视下,也忍不住翘起嘴角,露出陷入热烈爱恋中的人才会有的甜蜜。

  你讶然于父亲的府邸同他竟然如此之近,导致你们间的回信来的极快。

  「托您好言,一切安好,您是否愿意......」

  「我亲爱的先生......」

  捏着那封承载着热烈感情的信纸,杰克犹豫片刻,抽椅坐下打算写出回信时,却被身后的黑影夺去了那张纸。

  “很不错嘛,”看着羊皮纸上娟秀的字迹,“他”突然来了兴趣,半趴在杰克坐在椅子的身上,也不顾他带着恼怒的神色,指着你的名字笑起来。

  “那个孩子,我也很喜欢呢。”